昼眠听雨

我非人间客

有人嗑这一对吗?小荷和他的竹马也太甜了叭

啊!

忘川_欧美中心杂货箱:

奥姆弟弟PW《天使在美国》剧照

转自微博@失宠青年 已授权

不要错过这个上帝亲吻过的容颜!

摘纪录:

生活中有很多你难以接受、难以改变的黑暗,但你仍要相信,相信这个国家、社会在为此努力。所以请不要失望。穷病仍有,但在人性的边缘,还有光。

感谢推荐



我已经嗑上两对兄弟骨科了……真香!


【蓝花/夏陆】新年贺文[壹]

蓝田:

一辆暗蓝的悍马平稳地驶在北三环车道上,外观低奢,车身凶悍。它如一匹盛气凌人的坐骑,排过长不及尾的车龙,换挡拐入某条人流较少的双行道,往京郊边上开去。在北京,并不是所有地方的年三十都闭门谢客,例如一些为私人账户服务的商业门面,此时便正低调地俯头迎接前来的贵客。


 


一脚刹住将车停在门口,立马有富眼力见儿的门生几步迎上来,低低地俯身接过一串车钥匙去停车。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微微一颔首,一俏寒风刮过他暗纹滚边的风衣衣摆,将他不长的短发略微拂乱。此人身量修长且瘦削,一件英某奢侈牌今年的潮流新款衬得更是气度不凡。衣带掐腰,肩背挺立,内是向来以低奢为口碑的英伦西服, 深灰斜纹西 一双尖头手工皮鞋。远远看去,竟像是从时尚杂志封面里走出来的亚裔模特。


 


一旁的经理满面笑容迎来,接替下招待生的工作:“蓝先生,您是先到休息室坐一会儿,还是这就……”


 


“一上午了,还在里边儿忙呢?”蓝田抬腕看了看表语意带笑,“没事,我去叫人。”


 


脚下拐了个步子迈入长长的通道,道路宽敞明亮,白炽灯高悬。两旁是钢化玻璃,消音后的枪声显得有些失真。蓝田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隔空听音的氛围,一路上的搭话都不算太多,只听顾磊在那边热情洋溢地形容那三个男人神乎其神的枪技,嘴角微微翘着,并不回话。


 


早年的防空洞扩大不少,主靶场里人烟散去,连玩枪的陪练都不曾留下一个。蓝田站在大厅尽头的楼梯口道上,负手下望,果然见那三个打到兴致上的男人仍在他们不见血光的战场上厮杀。蓝田平白地从空气中捕捉到一丝硝烟味,那是只有真正经历过杀伐与生死的勇士们才能营造出的氛围,想必这仨在这泡了一上午,打得是酣畅淋漓。


 


蓝田笑了一声,耐心地等待他们将最后一匣子弹打到告罄,起身去按显示屏。看完成绩,其中一个扑上去便是用胳膊肘绞杀另一个男人的脖子,俩人见招拆招,一路有说有笑地往大厅这边走过来。


 


陆臻勾着徐知着的肩把人狂搓一顿,一边装模作样的佯怒训斥,一边找夏明朗附和。徐知着被他按得一时抬不起头,只笑着去拿人的胳膊,没来得及瞧那大厅外边的男人。


 


倒是在后边拿枪的夏明朗忽地注意到,微微眯眼,与远在楼梯上的蓝田不动声色地过了几招眼刀,最后唇角一勾,懒洋洋地收回视线也不先吱声。


 


三人走出大厅,立刻有人过来接枪入库。徐知着把陆臻那不肯安分的手刚从脸上扒下,脚下转角,入眼便是一个不能更熟悉的轮廓。循着视线往上望去,蓝田那十足清寂的气质便令他亢奋的呼吸立即平缓,还没来得及有所表示,陆臻便抬起手肘给人后背杵了一下。


 


“上啊!”陆臻刻意放大了音量,生怕上边的蓝田没听到似的。


 


徐知着怒着眉梢一回头,陆臻便嬉皮笑脸地给他挤眉弄眼。于是徐知着只好三步并作两步,乖乖地迎上去,方才靶场里沉稳煞气的男人此刻俨然又化作绕指柔,就差长出有力的尾巴给蓝田摇两下。


 


“怎么还亲自来接了?不是上班吗?”徐知着探手摸住蓝田的手,凉得他有些心疼。


 


蓝田笑笑,借高处摸了摸徐知着的脸,如此亲昵动作竟也毫无别扭之感,他语气极尽低柔,“想你了。中午想吃什么?”


 


“听陆臻他们定吧,”徐知着回过头,冲满脸看好戏走上来的陆臻露了个笑容,提声问道,“有什么想吃的没?”


 


陆臻一路啧啧啧,也不知把“稳重”两个字丢到了那个天南地北的旮沓,他直冲夏明朗使眼色,一段话拐了几个弯说得抑扬顿挫。


 


“队长,您说吃什么啦?”


 


“毛病,”夏明朗笑骂一声,朝他后脑勺儿抽了一巴掌,“你小子能不能少丢点脸。”


 


“这就是你不懂了吧,”陆臻摇摇手指,一脸的高深莫测,“平时跟那群老古板装久了,难得在你们仨面前不用端着揣着,换我做小的那个,老子乐意丢脸!”


 


蓝田被逗得哈哈笑,搂了徐知着的腰慢慢往楼上走:“你啊,让你去应付那些高级别古董,也是难为人了。”


 


“可不是嘛,”陆臻三两步轻轻跃起,踩到最高那级阶梯上对着蓝田眨眼睛,“我叫苦,夏明朗那厮还骂我没出息,蓝田,你去跟他讲讲道理?”


 


“我?”蓝田一挑眉,煞有其事地深思好半天,跟徐知着交换一个眼神后他悠悠笑道,“不太好吧?您说呢,夏队?”


 


夏明朗在后边重重一哼,“就你?也只能跟这群小兔崽子说教说教。”


 


蓝田给徐知着理好被陆臻搓乱的头发,不可置否地说,“唯小人与匪人难驯也。”


 


三人取回寄存的衣物,徐知着把出门时随手抓的一条撞色围巾不由分说地给蓝田套上,焦糖拼米白的潮流款式。围好后不忘轻轻地在蓝田耳垂上印下一个吻,任由蓝田的双手环上来给他穿外套,整理袖口,俩人正是重新确立关系后的热恋期,今时不同往日,徐知着已练就一身铜墙铁壁般的脸皮,只恨不得将全天下的人都拉过来围一转,指着蓝田跟人说道他是老子这辈子认定的男人。


 


陆臻敲定的一家川味私房菜馆,打了电话过去定包房。回去路上仍是蓝田开车,徐知着坐在副驾驶里给他看路,就差把掌心捂在那搭在变速杆上的手上边去,俩人气氛亲密无间,完全容不下一个想要插进来插科打诨的陆臻。夏明朗拎着人后颈把陆臻捉回座位里,陆臻不依不饶,双手抱住座椅愣是要挤上去,笑嘻嘻地在蓝田耳旁问。


“嘿,请这小子一个月多少钱啊?”


 


“陆臻!”徐知着佯怒,眼刀子唰一下飞过来。


 


“你说呢?”蓝田目视前方,两侧的景象从车窗匆匆掠过,他掌着方向盘,饶有闲情跟陆臻开玩笑,“他可是前TSH最受亚裔女性欢迎的私人安全顾问,今TSH大权股份持有者。就我这点闲钱,光请他就要倾家荡产了吧。”


 


陆臻吹了个口哨,轻轻地踹夏明朗的小腿,“队长,听见没有,咱们这回要宰这小子一顿大的,把假耍光——小花,我要吃你的住你的,我今晚还要邀请蓝田同志睡咱们那会出任务时候的大通铺!”


 


徐知着哭笑不得,“这地方哪来的大通铺,再说,你瞎折腾我跟队长不要紧,蓝田这两年体质差了点,整出病你负责啊?”


 


“我没问题啊,”蓝田打了一把方向盘,抽空给徐知着笑了一眼过去,“自己的锅自己顶好,不要扣到别人的头上。”


 


徐知着无奈之下只好求助夏明朗:“队长。”


 


“大教授都没问题,难不成我还有问题?”夏明朗一摊手一耸肩,“爱莫能助。”


 


“那就这么定了!今晚上咱们把棉被垫子搬客厅一铺,”陆臻得意地冲徐知着一挑眉,“蓝田,我要跟你睡!”


 


“行行行。”蓝田摇了摇头笑得无可奈何,“与其谈这些,下午你们有什么计划没有?我不跟你们这些人打麻将,找个其他消遣。”


 


徐知着对陆臻说:“你不是上回说想去冬泳?”


 


“是啊,”陆臻想了想说,“老子一年到头高尔夫下围棋的,都快直接提前养老了,你认识地方?”


 


“我在京郊有个私人泳池,”蓝田把车速带得平稳,“你要去的话,我这就通知人打扫一下。”


 


“你不是不会游泳嘛,”陆臻奇道,“买那玩意儿干嘛?”


 


“正在学。”蓝田把眸光投向徐知着,笑笑不说话了。


 


陆臻是何许人也?不过眉来眼去一个眼神他就——悟了!多半是徐知着想教,又不想别的什么人看见蓝田那身皮肉,索性给人建了个游泳馆送去,闲来没事还能找理由拽着人去玩一把水中浪漫,反正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陆臻挑的菜馆地方偏僻,处于三环地段生冷的一个角落,极为难找。平日里招待的都是些不便透露身份的贵客,陆臻领着他们一路找过去,显然是对此地驾轻就熟。复古的装潢低调而简洁,每一分钱都砸得恰好到处。摆件历史悠远,挂幅尽是当今名手的字迹,不显山不露水的将“本店很贵”这一特点摆给了懂道行的人。


 


桌上菜色鲜亮,口味醇正,上菜前领了一排白帽师傅前来介绍每一道菜的来历,请的皆是国内有名有榜的川菜大师。价格虽十分昂贵好看,但却难得是家喂得饱肚子的饭馆,几个大男人除蓝田以外饭量都十分可观,一顿下来,竟也都吃得肚皮滚胀,滋味尽爽。


 


饭后聊了会时事政治,蓝田起身去结账,徐知着一行去车库提车。四人在路口汇合,蓝田被抢了驾驶权,只好坐回副驾驶拉上安全带,像个金主一样地摆了摆手。


 


“朕放权,上路。”


 


徐知着笑笑,把导航拨开,定好位开始出发。


 


一路上都是陆臻活跃气氛,蓝田语意低缓地接话,夏明朗不时出声发表几句简略的看法,徐知着只有提到有关蓝田或是他本人的事才会应声作答。一辆悍马载着四个性情天壤地别的男人,而这四个男人之间又有某种奇妙的缘分将他们紧紧地聚在了一起。


 


蓝田在路上打了个电话过去确认清洁完毕,换水、备暖气这些繁琐的小事都逐一询问,徐知着忍不住用余光连连瞧人,被蓝田看了,笑着拍拍人手背作以安抚。


 


游泳馆建在一个生态园林的最中央,整个园林外边都装的是消音的玻璃窗,绿色覆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多,平日里都由专业人士进行打理清扫,确保此处环境僻静,不受任何外界烟火气的干扰。老管家领人穿越一条长长的热带植被通道,陆臻一边打量这浪漫的风情,一边勾过夏明朗的肩膀嘀咕。


 


“你说小花把这地方送给蓝田的时候,他俩有没有……?”


 


夏明朗不动声色地剜他一眼,“怎么?”


 


陆臻笑嘻嘻地用指头揩夏明朗的唇皮:“应该挺爽的吧。”


 


“你想试试?”夏明朗危险地眯了眯眼,“在这?”


 


“我可没说啊,”陆臻夸张地撒了手往前跑了几步,回过头无声地用唇语骂:老流氓——!


 


也许会被禁的一部分肉渣渣

格林德沃之罪观后感

说出了我的心声

一颗柠檬多少坑:

【【【全片剧透慎入。】】】


这个片视效是很棒,纽特兄弟特别可爱。但是这个时代了影片视效应该是基本要求。总的来说这个片有很多问题,最主要是结构分散,人物扁平。每个角色和上一部相比毫无变化。主线是credence找自己的身世,所有人找cre。Cre本身并没有什么戏份(甚至几乎没有角色塑造),而其他人都跟在他后面瞎跑并且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四五条线让人都忘了他们在干啥。以至于到最后格林德沃给出惊天答案的时候,我感觉平地一声惊雷,毫无预兆啊。


 不想做结构方面的评价,就作为粉丝把几个剧情上的点吐槽一下。


 


1. 奎妮作为一个天生读心者,表现得像个街头被人骗进传销组织的家庭主妇,令人费解。(不过我承认在这个问题上她至少得到了足够努力的铺垫。)


2. 我喜欢Ezra,真的,但是这个角色在这一集感觉是起点中文网出来的。流落街头底层的小孤儿,天降强大血脉,天降酷炫宠物,天降半妖女友,黑白两道都认为你是改变世界的关键,全世界最厉害的巫师No.1是你哥,全世界最厉害的巫师N0.2邀请你和他一起统治世界。而你唯一想要的只是一份简简单单的亲情。


3. 格林德沃形象塑造得不错,造型挺酷。开场看守他的神奇动物向他屈服示好他反手把它杀了,在巴黎他一言不发手下就帮他杀了麻瓜小孩,以及后面大庭广众之下奥罗要杀他的追随者,他大声表示我们不反抗是他们先动的手。这细节足够立体了。他蔑视忠诚,漠视生命,洞彻人心。知道什么时候该展示哪副面孔。我觉得这人设可以。不过当他说出cre是他杀掉邓布利多的唯一希望的时候,当时我和他那个亚洲小哥手下反应差不多:你好好一个有理想有格调的大魔王,你就这么指望一小孩,你清醒一点啊。


4. 结果格林德沃把这小哥杀了。我能说什么,忠言逆耳啊魔王聚聚。这就是主角光环扭曲下的世界吧。


5. 尼克勒梅作为一个大决战跑来力挽狂澜的角色,欠铺垫和解释。决战中他到底出了什么力也无法直观地从那团红蓝特效里看出来。路人可能莫名其妙。我作为粉也觉得没啥意义。


6. 纳吉尼也一样,她除了表演魔法奇幻秀有什么作用啊。真的就是来丰富种族多样性的。她为啥不投靠格林德沃,谁给的她三观啊。(有读者告诉我她在GG会场时说过她不信任纯血巫师,那是我没注意。)


7. 邓布利多告诉纽特,“凤凰会在邓布利多家族的人需要时到来”,“我的曾祖父有过凤凰,我希望我也能遇到”(大意)。老实说,我很震惊。这个设定单纯为了衬托credence,为他的身世埋伏笔。反过来这对阿不思邓布利多这个角色很不公平。二十年来,凤凰这个独特又忠诚的宠物是邓布利多强大力量和人格魅力的表现之一,现在你告诉我,它来是因为他姓邓布利多。而他等了这么多年凤凰没来,cre已经得到了。


8. 就算凤凰为你而来,也应该说清楚它是怎么来的。就算你天降奇遇捡到火鸡是凤凰,你好歹要拍一个你捡到它的前因后果吧?一个正常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大转折,至少要给观众足够明确的铺垫和暗示。而在这个直接引爆最后cre身世的全片重点剧情,居然只有两条线索:1.邓布利多提到自己家族和凤凰的关系:2.cre在抚摸一只小鸟。然后下一次出现小鸟就变成了凤凰,cre就变成了邓布利多。这直接导致大部分人看到结局都一脸懵逼。并不是因为转折多么难以预料,而是观众根本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准备。这种震惊我们不说它故事惊人,我们说它没写好。


9. 如果凤凰会在邓布利多需要时到来,它为什么不在邓布利多家破人亡的时候出现?那时候它都不出现,阿不思五十岁了怎么可能还信凤凰会为自己而来这一套,这太残忍了。凤凰不会来的。他早就已经放弃了吧。


10. “邓布利多兄弟”这个剧情不能再生硬了。像三流电视剧一样在结尾扔一个悬疑狗血吸引流量,还要蹭老角色的光环,作为顶级ip感觉有点得不偿失。就算cre不姓邓布利多,剧情也完全可以由他被gg蛊惑派去刺杀ad的路线进行下去。看不出除了引战还有什么意义。


11. 不管是按年龄还是按hp系列的整体设定,邓布利多肯定不能是cre亲哥。不过贵片里已经出现了1935年出生的麦格教授在1927年的霍格沃茨上课。吃一吃设定可能也不难。我不想讨论它到底是怎么回事。cre可能是亲兄弟,可能是远房兄弟,可能是阿利安娜借尸还魂,可能是阿利安娜生的,可能是邓布利多自己生的,也可能整个就是格林德沃编出来骗他的——随你编。但是问题是,从什么时候起“邓布利多”变成排山倒海强大天赋的象征了啊???邓布利多的兄弟就强得惊天动地的想法从哪儿来的?说好的血统论是伪科学呢?


12. 本作给人一个印象:编剧努力想把hp系列里的老角色带进故事,为此不惜放弃部分设定和逻辑,又缺乏足够的解释。尼克勒梅和麦格的出现就属此列。我不知道这种努力能在多大程度上讨好粉丝。但是个人来说,让新主角成为邓布利多家族的新成员,既不算惊喜,也令人费解。比如说,同是邓布利多,此时阿不福斯·邓布利多大概还在猪头酒吧擦盘子。太惨了。都是一家人。为什么他没有姓名。


13. 厄里斯魔镜,出现得也毫无解释。邓布利多在里面看见自己和格林德沃结血誓,这个誓言让他不能对抗格林德沃。这个镜子是照你内心最深的渴望诶?感觉有点跑题。


14. 为什么邓布利多不能对抗格林德沃hp7里jkr自己写了。因为他不能直面自己生命中最惨痛的往事,因为他不愿意面对残酷的真相,因为他怯懦于曾经和格林德沃同流合污的事实。他一直拖延,“但人们在死去,我必须出手”。老实说我觉得这是个很好很有深度的刻画。它试图挖掘最勇敢、担当最多的那个人心中怯懦无力的一面。你不去对抗黑魔王,不是因为你不能,只是因为你不敢。结果电影里说是因为血誓。变成了一个客观限制。我觉得挺没必要的。另外hp原作里,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的关系直到1997年才被丽塔斯基特爆出来,是他一直努力隐藏的黑暗往事。而本片里似乎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也十分令人惊奇。


15. 考虑到jkr采访里说的不能相信结局的话,九成这个身世之谜是个骗局。是格林德沃用来蛊惑credence,利用他与ad对抗的筹码。凤凰可能只是一只施了幻术的凡鸟,credence仍然是一个街头的孤儿。我能感受到这个故事意图里的悲剧性和戏剧性,也能感受到作者努力往有限框架里添加下一部甚至下下部细节的努力。但是种种不可知的后续转折不能让fb2作为一个单部影片的故事变得流畅,也不能挽救它在主线叙事上呈现出的分散破碎,转折上表现出的突兀。这个片还有三部要走,作为粉丝我们都对它寄予厚望,希望jkr和她的团队下次能做得更好一些。